Raven

As time goes by

一个脑洞

个人私设



荒川很容易哭。
或者更准确地说,很容易流泪。每次被欺负狠了,他都会咬紧下唇,把所有声音堵死在喉咙中,偶尔溢出一两丝破碎的咽唔,一派冷硬抵抗的姿态;而于此相反的是,大颗大颗的泪珠会从他眼中流出,延绵不断,蜿蜒而下,滑过脸颊上的妖纹,滑过尖削的下颚骨,滑过消瘦突兀的锁骨,然后坠入衣物深处,或地面。这不是哭,荒川的脸上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,他抿着唇,然而浸着水的眸子波光粼粼,眼角一抹绯红,硬生生扭转了他表面做出来的冷漠形象。

荒川大抵自己也是不喜欢这点的,在最开始,他会用手臂遮住眼睛,只留脸上一条条清晰的水渍。每当这时,大天狗都会温柔而强硬地扳开他的手臂,牢牢扣住,让那双水光盈盈的眸子无处可藏;然后再慢慢欣赏河川主那一闪而过的茫然和无措。

到后来,大概是发现了自己反抗而徒劳的姿态很大程度上愉悦了大天狗,荒川便不再遮遮掩掩。他不再试图掩藏那双很会流泪的眼睛,而是坦荡的把自己完全暴露在大天狗的目光之中,任由某道过于炽热的视线在自己脸上游走了一遍又一遍。


大天狗在一旁看着荒川,他半阖着眼睛,满脸的漫不经心,不时滑落的泪珠沾湿了他的眼睫,染红了他的眼角。

整条荒川从他的眼里流出。

评论(4)

热度(85)